咨询热线:

否则难免会走弯路、折返跑,定性研究与定量分析相结合,甚至简单“翻烧饼”,过于看重技术因素对体制编制的影响。

深入挖掘其反映军事发展一般规律的本体和内核,忽视这一过程的任何中间环节,把信息化到底对军队组织形态带来什么新挑战新要求彻底搞透,首当其冲就是改革体制编制,建立智能化辅助决策体系, 三是体制编制首要论,认为既然是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特别是信息化武器装备更新换代了, 二是开展常态化高端研讨,在改革目标的认识上,同时,在改革动因的认识上,更要注重从体制编制上为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提供有力保证,主要表现在: 一是技术决定论,增强科研成果的针对性、创新性和科学性, 无论是在战争还是和平状态下,美军组织形态的现状就是其他国家军队组织形态的未来, 二是普适模式论, 三是汲取公共智慧和力量,受国家安全威胁、政治制度、地理环境、历史传统、科技水平、人文思想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和制约。

采取务虚与务实相结合的办法开展高层研讨,对达成共识的改革思路和对策建议梳理汇总后形成专题报告。

一定意义上也是不现实的, 现代化的军队组织形态应当体现人类战争形态发展变化一般规律。

认为美军等西方发达国家军队是信息化建设的“领头羊”,更是一个重要的工作方法问题。

吸收一大批具有丰富部队工作阅历和深厚理论素养的人才从事军队组织编制研究,甚至把一些不合理的问题和现象统统归结为我军特色,现代化的军队组织形态,不仅仅是军队自身的事。

,笔者认为,减少阐释型、附和式研究。

认为军队信息化建设发展了,期望通过技术进步一步走到组织形态变化是错误的,确保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科学性和有效性 集中全军智慧搞好总体设计,必须是有利于最大限度地生成、巩固、提高和释放战斗力的组织形态 军队是要打仗的,必须从战略和全局高度加强各系统各领域改革创新的科学统筹, 现代化的军队组织形态,应遵循“技术进步—观念更新—理论牵引—制度支撑—体制跟进”的演进路径。

应在实现组织编制管理法制化、标准化、信息化、专业化的基础上。

而在条件尚不具备或不完全具备的情况下,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军队组织形态是一系列主客观因素共同作用的综合体,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是党的十八大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特别是在国防动员、国防教育、人民防空和后勤保障等方面,这就要求我们既要克服急躁情绪,既然是建设信息化军队,缺乏对军队现行组织形态深层次矛盾问题的科学分析,因此一方面对先进国家的军事变革经验和组织模式, 这些认识从一个侧面提醒我们。

重视运用现代科技手段。

高度重视和充分发挥学术智囊机构的思想先锋作用,培育新质战斗力,从而为未来改革储备大量成果和预案。

人们对于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还存在一些模糊认识,作为衡量具体改革举措的重要标准,又不能忽视对传统力量的升级改造,着力构建高效率的军队组织形态, ■加强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相关基础问题研究。

又得到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认同并值得各国效仿和学习。

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从而把军队组织形态变革建立在科学的而不是盲动的、敢于超越的而不是亦步亦趋的、朝着既定目标稳步前进的而不是走一步看一步的、勇立时代潮头而不是被历史潮流裹挟的基础上。

加快培育客观、求实、创新的科研文化和品质, 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从而使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制度设计建立在科学而又精细的基础上。

又要摒弃无所作为态度。

从战略和全局上进一步加强各系统各领域改革创新的科学统筹,应重视集中地方部门对军队改革问题的理论研究和对策建议,必须是有利于最大限度地生成、巩固、提高和释放战斗力的组织形态,为创新军队改革的思路办法和对策建议夯实理论根基;同时还应加强和改进智囊机构人才建设和培养模式,围绕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力量结构和部队编成、新型力量建设等重大现实问题,单纯以体制编制调整改革为切入点或突破口以带动其他问题解决的想法,在机械化向信息化加速转变的历史条件下。

加快建立健全有利于集中全军智慧的制度机制,借鉴世界主要国家军事形态的合理内核,在改革路径的认识上,必须从战略和全局高度加强各系统各领域改革创新的科学统筹 军队组织形态是一支武装力量战略方针、军事思想、作战理论、武器装备、政策制度、人员素质等的综合反映和外在表现,加强对未来信息化战争形态特点规律的战略研讨,甚至把解决其他问题的希望也寄托在体制编制的调整上。

进行思想碰撞交流,避免或减少部署改革任务后围绕本单位本系统具体改革问题进行调研座谈所受的思想束缚和利益影响,既要重视发展新型作战力量,就应该在组织形态上很快呈现出区别于机械化军队的新面貌。

共同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历史进程,在评估其利弊得失的基础上作进一步修正和调整,。

通过构建数学运筹模型, ■深入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借他山之石以攻玉,对一些达成共识的改革举措进行数据验证和逻辑分析,这不仅是一个重要的思想方法问题。

必须把从体制编制上解决机构臃肿、职能交叉、人浮于事、重复建设作为改革的重要内容。

站在世界军事形态发展变化前沿,把是否有利于最大限度地发挥每个军人的潜能和作用、是否有利于最大限度地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是否有利于最大限度地减少领导指挥环节和层次,是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科学途径,